我们红塔

新闻专题

社会责任

红塔文化

太阳城娱乐官网:新闻专题

玉溪烟香醉了吸烟人的心窝窝

早上起来天空飘起了轻柔的雪花。这可是2017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了。昨夜里可能下了很长时间的雪了,大地白茫茫的一片,路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。我打开店门,拿出清雪工具,把店门前的雪清理到路边攒成堆,等待着城管局来车统一拉走。

雪还没有停下,这时,一位过路的顾客进店里眼睛在烟柜里摆放的近100种香烟上扫描着,买烟,我迎上前问道:“您要吸什么烟?”顾客伸手指着柜台里的玉溪(初心)说:“就给我拿一盒玉溪(软包)吧。”我把玉溪香烟递到他手里,笑着说:“下雪天吸玉溪烟,真舒适啊!”顾客听我这样说,也笑了:玉溪是云南烟的,好抽。这一段时间我愿吸玉溪(软包),是这款香烟吸起来的口感很好,烟香味醇和,有那种云烟纯正的味道。”说着,他打开烟包,点燃了一支香烟放进嘴里,深深地吸了一口,还赞叹道:“真香啊,美的我心都要醉了。”

我从店门已结霜玻璃窗的缝隙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在想,烟民对于口粮的选择都是有自己的独到见解,一旦拥有就会喜欢上,把美好的滋味留在心里。玉溪品牌已经印在在烟民的心里,对云烟的喜爱又何尝不在我的心里呢!从2000年开始经营这个烟酒为主打商品的小食杂店以来,玉溪香烟一直是我家店里不下柜的云烟品牌之一,是我家小店经营十八年来的畅销烟品。以前刚开业的时候云烟品种很多,现在阿诗玛、石林香烟都不见了,唯有紫云、极品大云、红河、玉溪这四种云烟了。前几年的香烟提税顺价后,虽然玉溪和极品大云都是23元一包了,但是并没有影响玉溪烟(软包、硬包)的销售,经常购买玉溪烟的顾客还是照买不误,我有时问他们为什么不改换牌子吸烟呢,他们都说:习惯了,有瘾了。玉溪烟香醉了俺们的心窝窝了。怎么能换呢?

看着天空还在飘落的雪花,我的思绪回到了从前,记得那是在下雪的冬季,我和弟弟趴在窗前,用嘴呵出热气把窗玻璃上的霜花融化,透过融化的玻璃看着外面积满了雪的小院,几只麻雀落在了雪地上,在白雪覆盖的柴垛边觅食。我对弟弟说:“快找筛子,咱们到院里扣鸟玩儿!”弟弟很快把家里的筛子拿过来,我和弟弟用笤帚在院里扫出一块黑地,在地上洒一把玉米粒,然后用一根筷子支在筛子沿上,把一根细麻绳拴在挨地处的筷子上。我慢慢的牵动着麻绳,把麻绳顺着门缝拉进屋里,和弟弟一同躲进屋里向外张望,就等着麻雀走进筛子里吃玉米粒。刚才我们到院里时惊飞了麻雀,它们落在邻家的院墙上,待我们一进屋,马上又飞了回来,继续到柴垛底下觅食。这时,一只麻雀跳跃着向筛子底下踱行过来,它张望着,似乎发现了筛子底下的玉米粒。我屏住了呼吸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麻雀走进我布下的网,近了,更近了,看到麻雀到了筛子底下,我猛地一拉手里的麻绳,筛子正好把麻雀扣到了里面。弟弟欢呼着和我来到院里,看到麻雀在筛子里惊恐的蹦跳着寻觅出口。柴垛前的麻雀都惊得飞了起来,在我们头上盘旋着,仿佛在呼唤着它们的伙伴。看着筛网下的小鸟,我又可怜起这个小生灵了,于是对弟弟说:“我们把它放飞吧,它的亲人在召唤它回家呢。”弟弟听了我的话,懂事的点点头,用小手掀开筛子,麻雀立刻飞了出去……  

“老板,给我拿一盒玉溪香烟!”我跑远了的的思绪又被进门顾客的呼唤声打断了。买烟的顾客又是一位常买玉溪烟的常客,他看着烟柜里的烟问我:有玉溪(初心细支)吗?我说:这款细支烟还没有到货呢,看到新商盟订烟平台上有展示了,很多人找这烟了,等有量的时候我一定多订几条,有几名顾客都和我打招呼预定了。听我这样说。这名顾客也说道:“给我也订两条,我听别人说,这烟很好抽”。送走顾客后,我清晰的看见店门外,有一个孩子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慢慢悠悠走过厚厚的积雪,留下一串细碎的脚印。脚印很快便被再次掩埋,不留一丝痕迹。门前又落满了白皑皑的雪,柳树也披挂起来,当真银装素裹,美到极点。虽然春天一到冰雪就会消融,但留住了美好的雪之景在北方人的心里,就像玉溪烟香醉了吸烟人的心窝窝一样美好长久!

返回